顾逸凡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捂脸

想掀他裙子。
/快来个人打死这个变态。

一会再画奈布吧。瘫/

我把奈布画丑了…/捂脸哭
怎么办我不会画杰克——。

The Ring Means All:

速涂速涂
最近咋回事儿……
工作忙活多失眠然后感冒了()
😂……哎……几日没更冒个泡。
其实蛮想根据m声每日推的声音画梗的。
不过这几天精力不济,过几天吧。

[ABO/杰佣] 恶役(续)

啊啊啊。好棒。

犬嗣:

  前篇




*R18


*用语粗 | 俗、下 | 品注意


*前篇9k热感谢,加笔以回应你们的热情


 


1.0


 


「开膛手」在第七营已经是个禁忌的名字。


那个名字曾给军队带来过多么崇高的荣耀,如今便意味着是多么巨大的耻辱。


 


军营上下都保持着某种闭口不谈的默契,新入伍的人只能透过捕风捉影的传言私下猜测,唯有经历过那场噩梦的人才会永远记得在四年前某个盛暑的雨夜,杰克为他们送上的那份「大礼」。


准将连同三位秘书官的尸体在办公厅的座椅上被人发现,加害者残忍地剖开了他们的腹部,扯出肠 | 子又打了结,在那上头留了一张红色的卡片。而张狂的黑色墨迹只留下了「开膛手杰克」的字样。


不少人是头一回了解到那个称号的可怖之处,但在此之前,杀害准将并连夜叛逃的杰克已经不再是他们曾尊敬过的上校。


那之后,传言有人曾在那个恶名昭彰的犯罪组织「蜘蛛」内部见过杰克的身影,无论是真是假,都坐实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背叛者。


他们不耻于杰克的行径,却又惊恐于他的手段。「开膛手杰克」像是一个象征着恶魔的符号,浓雾的夜色包裹着鬼魅的身影,谁都怕下一个被吞噬的人会轮到自己。


 


同恶魔一起下地狱的,还有另一人。


 


那人原本是军队里的高岭之花,他戴着红色项圈来到这里,也带来了引人抓狂的陌生信息素。一帮从未见过Omega的士兵个个争着为他神魂颠倒,但在那个雨夜过后,他们打量他的目光却多了一分显而易见的轻蔑与怜悯。


 


这是奈布·萨贝达自找的。谁叫他当初堂而皇之地带着一身属于杰克的味道出现,甚至于他把脖子上那东西也取了下来,露出分外扎眼的深红色牙印。


对手是个多么可怕的家伙大家心知肚明,加强班那几个Alpha气得牙根发痒却无可奈何。是他们亲手把奈布·萨贝达送了过去,会有这种结果心里多少也有数。只是他们现在恨不得去掐断Omega那过分纤细的脖颈。


杰克给他的只是一个临时标记,可那又如何?谁敢去染 | 指上校碰过的人?原先他们是万里挑一的天之骄子,当头一盆冷水却把他们浇得寒彻骨髓——在杰克面前,他人根本没有去较衡的资格。


灰暗的氛围一度笼罩着整个加强班上空,其他班的Alpha都像是看好戏一般地嘲笑这九个家伙的无能。反正他们本就自知没戏,见到往常瞧不起他们的也纷纷铩羽而归,自然得拍手称快。


 


可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杰克叛逃的消息传播至军营的每个角落的那一天,奈布·萨贝达就紧跟着受遍了侮辱性的目光。他们看他的眼神从未如此露骨地下 | 流过,其间或许还夹杂了很大程度上的幸灾乐祸,猜疑与色 | 欲。变成罪人的Omega那就和ji | 女无疑,他们迫不及待要等处罚通知的下达,到时候,那些往常不敢暴露的龌 | 龊思想全部可以付诸行动。


但没人不忌惮着杰克的存在,也没人想和这个名字扯上关系。尽管奈布·萨贝达现在名声已臭,只要他还是正式的军人,就不是可以随意出手的对象。原以为不过一周,这个曾被恶魔标记过的Omega就会被正式开除军籍或是拘禁,但他们等了又等,在一个月之后,终于明白了或许军方并不打算对他做任何处置。


 


有人带来了一份大篇幅印着奈布照片的军事报纸,不知是谁向外界透露了军营里异类的存在,一时之间舆论喧哗鼎盛,即便整个第七营都清楚奈布有反叛的嫌疑,对民众而言他却成了个「英雄」。


开膛手杰克这样巨大的耻辱自然是是军队严密封锁的消息,有口难辩的情况下,Alpha们咬牙切齿地读着报道上对奈布·萨贝达将来表现热切期盼,类似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尽管也有为数不少的政界评论员对他能否成为军人表示了质疑,但奈布的存在无疑给被长期约束的Omega打了一剂强心剂,政府对Omega的各类强制保护性政策又一次被推上了热议的位置。但对于军方来说,这只意味着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他们没法在如此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对奈布·萨贝达做出任何处决,如果他今天被悄悄做掉,那么明天就会有无数Omega上街游行。


 


无法动手不等于无法「惩罚」,在四年后的今天,明眼人也都明白了军队上层对这位Omega的苦心「安排」。


 


 


2.0


 


从刚踏入军营的那天到现在,算算时间,他本应已经得到属于自己的第一枚十字勋章。


奈布·萨贝达沉默地在烈日下做着深蹲,汗水沿着他的下颚不断往下滴落。时隔四年的今天,他还在做着这些属于新兵的训练。


 


那个男人毫无留恋地抛弃这里的那刻,他也跟着沦为了一枚弃子。尽管军方留下了他这条命,却再不可能给他任何往上爬的机会。同期入伍的战友只有他还是最低等的士兵品阶,最高的一个已经升做了自己的训练官。明明无论是格斗技或战术成绩,那群家伙根本没一个有资格踩到他头上。


只可惜无论有多不甘心,奈布也对自己的处境心知肚明。军方不会允许他退役离开,更不会让他有机会脱离这炼狱般的日子。


 


「奈布·萨贝达,你在发什么呆?」


远远地训练官厉声喝斥,奈布垂下头,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对方惯例的找茬。


 


 


 


 


亚伯这几年过得也算顺风顺水,跟着去过几场小战役,顺利升到了军士长的位置,原本他可以去做名头更响亮的任务,可他偏偏打定主意要接着做这群新兵的训练官。


当然,想也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借着这个身份他的确有了更多触碰奈布.萨贝达的机会,无论是那柔软的红棕短发,瘦窄的腰 | 窝,甚至是线条美好的臀 | 部,他都变着法子地去触碰过,虽然每次都能收到奈布愤怒的警告目光,可这丝毫不影响亚伯的肆无忌惮。军方不再重视这个有污 | 点的Omega了,只要他别做得太过分,就能一直睁只眼闭只眼下去。


想到这里亚伯不由地燃起一股无名火,问题出也就出在这「做得太过分」上。


 


奈布.萨贝达是被开膛手标记过的Omega,这件事在军营里稍加打听都能知道。他们始终畏忌着这一点,始终不敢真正对他出手。尽管杰克早已杳无音讯,奈布的脖子上也重新戴回了那个项圈,变回了完全「自由的」,他可以接受其他Alpha的追求,得到另外的标记。但没人真的敢把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到他脖子上,不去碰比自己强的同类的猎物是Alpha的本能。更何况那么做无异于自惹麻烦,军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代表瞎,谁再去和奈布扯上关系就是蠢到要和他一起把冷板凳坐穿。


 


可他又岂能满足于这样过家家式的触碰?从最初身体骚扰到食 | 髓知味,亚伯的神经在一次次的得意与不满中终于化作攀升的焦躁,他热切地渴望着这个Omega的肉 | 体,有一次他曾在狂热的信息素驱使下想趁势对奈布出手,可该死的是自己竟完全败给了对方的身手,还被盛怒中的奈布往下体狠狠踹了一脚。


他不是没想过别的法子。借职务之便亚伯叫来过别的同期战友,他们仍旧对这个昔日老大唯命是从,保证会帮他一起把奈布.萨贝达搞到手。可奈布那个贱 | 种,竟也断然拒绝了他以军士长身份多次发出的私下会面邀请。显然奈布宁可接受严酷的军罚也打定主意不会上当,亚伯的暴躁变本加厉起来,他不能再忍了。无处发泄的欲望化作了暴 | 戾,他在训练中格外地针对奈布,更是频繁地找借口以体罚,一张口便是要奈布完成在烈日下的三千个深蹲,看着Omega瘦削的身体因超负荷的训练而闷声低喘,他心里一阵扭曲的得意。


 


「你知道,不听话的士兵是不合格的次品。」


「是,长官。」


奈布垂下眼,冷漠的语气也不知是否真的在附和他这句话。亚伯暴躁地踢起脚边的尘土,让飞扬的灰尘直直打向奈布的眼睛。


「等着瞧吧,会有你好看的,奈布.萨贝达。」


 


 


 


3.0


 


在进入军队的第四个年头,奈布终于接到了来自高层办公厅的会面邀请。


 


他没有想过自己还有机会进入这个象征着神圣的地方,铁质的十字勋章被高高镶嵌在暗红墙壁之上,正坐在那前头的是新任上校。


「二等兵,奈布.萨贝达对吗?」


「是!」


 


奈布挺起胸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可能地有底气。他刚结束了白天非人的高强度训练,来之前也只来得及草草冲了个凉水澡,站在这儿的脚跟甚至有些虚。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或许你也有在介意着这一点……军方从未忘记过你。当然,这也与你过于高调有关。」


 


见到奈布谨慎的目光,上校轻拍了拍桌子,露出一个笑容。


「别那么紧张。」


 


「该是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高兴点,萨贝达。」


 


奈布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对方口里说的话和他预想的内容完全不一致。


「请问军方需要我做什么?」


「啊啊……那个啊。」上校从手边堆起的文件里一阵翻找,终于扯出某张纸,看了一眼答道,「今天晚上有一个暗杀性质的任务,需要你和另外三个被选上的人一起执行。」


「暗杀?」


「对……你知道的,士兵也有各种各样的任务,去战场不过是最惹眼最普通的一种。」


「我不太明白,上校,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这样的任务为什么会选择我去」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我认为你有足够的能力。」上校抬起手指了指他,「而且,你是Omega不是吗?那就很适合执行这种任务。」


「为什么?」


上校的笑里不免带了些揶揄的意思。「Omega天然的优势,就是最好『诱 | 饵』。只要你以Omega的身份混进去,没人会怀疑你有什么别的意图。」


「这样的话,Beta不是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吗?」


似乎没料到他会再三追问,上校眉间堆起一个结,露出不耐烦的意思来。他挥挥手,示意奈布停止这段对话。


「你只要按命令去执行任务就行了。」


 


 


开了开口,奈布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望见上校那说得上「敷衍」的神色,他忽然就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


他缓慢地扯起嘴角,有些嘲讽地看了看那枚高高在上的十字勋章。


「我明白了。」


 


 


 


任务在午夜开始。奈布回到宿舍,稍有些疲惫地换下绿色的训练装,转而换上从未使用过的黑色行动服。


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Omega的体质天生瘦小。即便经过了严苛的训练,他的身高和体型看起来仍旧和四年前没什么两样,而眉眼之间,也仍旧是那幅戒备的模样。


 


漫长的四年结束,外界对他的关注早已不比当初,奈布·萨贝达又是一个不为人知的陌生名字。他知道军方这是终于看准了时机,决定下狠手了。所谓的暗杀任务,不过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欺骗。


奈布伸出手,抚上脖子上陪伴了他四年的红色项圈,那意味着一名Omega做出退后一步自保的选择。


皱起眉,他按下它隐藏的开关,并把它丢到了垃圾桶内。


 


今天,估计就以奈布.萨贝达的名义去看看最后的月色。


 


 


 


4.0


 


得知一并行动的同伴名单时,奈布不由地从喉间发出一阵古怪的讽刺笑意。


没想到黄泉路还得由这伙人送。


 


他拉低了帽檐跟在队伍的最后,只用余光瞥了一眼昂首阔步走在最前头的亚伯。


说到底军方还是没把他当一回事过,如果说是这群蠢货的话,他可不愿意那么老老实实地就去死。如果他提着亚伯的人头回去见上校的话,也不知对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


奈布失笑着甩掉了一闪而过的念头,他不会乖乖束手就擒是一回事,和杰克那种杀人犯做一样的事又是另一回事。


 


名义上他要跟着另外三人去一个正办着酒会的庄园,他要以伪造的受邀身份提前混进去,伺机找到暗杀对象,通知躲在暗处的同伴将之击杀。这个计划听起来倒蛮像那么回事,上校甚至给了他一张目标的照片,只是除此以外,这个临时组建的小组并没有任何人来找自己商量过作战对策。奈布想起他们在他刚入伍的时候还对自己维持着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献殷勤,到现在却只差冲上来把他给生 | 吞 | 活 | 剥了。


奈布并不清楚那个庄园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它的存在真实与否。因为他负责的部分是「诱 | 饵」,所以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枪。一路上他们都刻意在选偏僻无人的隐秘路线,踏出军营的时候还能借路灯看清路况,到之后几乎都是在摸着黑无声进发。


途径一处教堂时,周围只剩下了老式的煤油灯,墙壁上随处可见干涸的蜡泪,他注意到走在前头的人也放慢了脚步。


奈布捏紧了藏在口袋里的匕首,他轻轻停下,并朝着反方向迈开了一步。


「嘿!」


奈布干脆利落地挥刀,割伤了那只靠过来打招呼的手。


 


「嘶——!」


亚伯痛呼着按住了疯狂滴血的虎口,一张脸猛然狰狞了起来。


「妈的!」


暗流涌动的缄默氛围立时变得剑拔弩张。奈布往后跳开,后背紧紧抵着教堂木质的大门。


顺着右侧望过去,不远处有一处坟地,受惊的乌鸦扑腾飞起,这儿荒无人烟,确实是干掉他的好地方。


 


但同时也意味着,这是他反击的好时机。


奈布咬着牙在地上打了个滚,躲过了朝自己而来的一发子弹。但右腿仍被擦伤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来,他一咬牙,反向朝那人冲了过去。对方显然是个没实战经验的菜鸟,慌慌张张地举起枪,奈布却已绕到他身后,一个肘 |击夺得了枪。


「不要动。」


将枪甩到左手,奈布没有回头,一抬手便抵住了后方偷袭者的太阳穴。


 


昏黄的煤油灯光正巧在上方照着那人的脸。亚伯满头冷汗,终于扔下了手里的武器。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停下!」


原本还打算攻过来的两人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但领头已经被擒,他们也就只能跟着丢开武器,乖乖抬头投降。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个Omega已经变得多么可怕,还不到五分钟,他就完成了局势逆转。


 


「上校派你们来杀我就是个错误,他未免太高看了你们。」


太阳穴被枪口指着戳了戳,亚伯的声音有些发抖,


「萨贝达……你冷静一点,没有你说的那回事,是你莫名其妙地先动手的不是吗?」


「哦?」


奈布冷笑一声,直接拉开保险栓,「咔嗒」的声音令亚伯下意识地脚跟发软。


「你不该那么做的……萨贝达,我是你的长官,你的同伴……确实,我为有冒犯你的念头而道歉,我也承认,刚刚我是想对你出手,但那不过是出于一个Alpha面对Omega的本能,你不能因为这种事就杀我。」


「本能?」奈布发出一阵嘲讽的低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似乎察觉到了话里的不妥之处,亚伯立即辩解,「你可能有点误会,萨贝达。我们的任务并不是杀了你,刚刚只是我一时的鬼迷心窍。」


奈布一一审视过面色紧张的三人,并不放松手里的枪。


「我说,编鬼话也麻烦有点脑子,军方会真的让我这个二等兵和你们一起执行任务?那个庄园真的存在?」


「我们的任务就只是把你带到这里而已!真的,我们只需要确保你不会中途溜走。」


见瞒不下去,亚伯咬咬牙,一口气说了下去,「我发誓就真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没有搭理他「鬼迷心窍」的狡辩,奈布直直问道,「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亚伯紧张地咽了口水,并偷偷与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奈布见此,皱着眉踹了他一脚。


「不要搞多余的小动作。」


「好吧,萨贝达……我也不准备瞒你了。」


亚伯用淌着血的手捂住吃痛的腹部,「我们预备把你做人质,交给一个人。」


 


奈布闻言皱起了眉,他没有搞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他正预备再追问下去,「砰——」地一声,刚刚还在眼前的脑袋蓦地炸开,成了一朵壮丽的血 | 花。


他愣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滚 | 烫 | 粘 | 稠的血液泼在了他的脸上,身上,亚伯的身躯应声倒地,周围响起了惊惧的尖叫,还有杂乱的脚步声。


 


带着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的男人身影如同鬼魅,他朝自己缓步而来,开口便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蠢东西,净做多余的事。」


 


 


 


5.0


 


奈布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两人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他还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靠近的男人。


「是你。」


「你还记得我,这真值得高兴。」


不带一点温度的愉悦笑声停在自己面前,杰克抬起脚,嫌碍眼地把亚伯的尸体往边上踢了踢。


 


「他们说我是你的人质。」


听到这话,杰克耸了耸肩,「这么说倒也没错。」


 


他的笑脸又忽地冷下来,原来是发现了讨厌的东西。杰克抬起手,一点点擦拭着奈布脸上溅到血污,似乎觉得那很脏似的。


如果可以的话,奈布恨不得停住那砰砰跳动的心脏。可他的脚却像是被藤蔓缠住一般,楔在地上动弹不得。


用力呼唤起身体里全部的冷静,奈布拼命地告诉自己,既然他是「人质」,那此刻就是安全的。


 


「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我没有告发你不是吗?是你自己选择了背叛,杰克上校。」


最后那声称谓如今听来已是讽刺,他这四年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受够了折磨,始作俑者却不会有丁点愧疚。


「背叛?」杰克笑着重述了这个词,「你知道的太少了,奈布。」


 


他一点点擦拭着奈布被血渍染得鲜红的嘴唇,看着它在自己的触碰下颤抖地翕合。


「那么你会告诉我……这个『人质』吗?」


 


「我确实不打算瞒你。」


杰克点点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你曾经说我是个卧底,但你只说对了一半。」


 


奈布眯起眼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但杰克凝视着他的眼睛总是令人顿生寒意,他忍不住想撇过头躲开它。


某个猜想就在此刻浮现出了轮廓。


「你是说……」


奈布惊讶地看着对方,这仍然令他觉得难以置信。


「你是双面间谍?」


 


杰克的回应是一声愉悦的口哨。


「不愧是你,聪明得不输任何一名Alpha。」


 


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联想到发生的那件事,某个更可怕的猜测也就出现了。


「所以准将的死是……?」


「Bingo。」


一声响指,杰克甚至拍了拍他的头,像奖励一只小狗那样。


「那家伙是军方要求我干掉的。」


 


太阳穴「突突」地跳动,奈布只觉得一时消化不过来这些事实。


这样又算是什么,他所受的一切屈辱,原来就只是军方看在眼里心知肚明的一场戏?


而这个风光无限的「开膛手」,也不过就是一枚躲在暗处的棋子,用完了便被丢掉?


 


「你是不是在想,原来我是军方的棋子?」


几乎复述出了他的心中所想,杰克轻笑着卷起奈布的鬓角,放在指尖轻轻把玩着。


「你既聪明,又喜欢自作聪明。我虽然两边做着卧底,但从不忠于军方,也不忠于『蜘蛛』。事实上,他们对这一点也很清楚。我不过是觉得有趣而已,自始至终都处在主动的位置。比方说这次,军方希望我给他们提供一个关于『蜘蛛』的情报,以往那点钱可不能打动我了,所以我向他们要了点别的『代价』。」


奈布抬起头,迎上那双印证了自己不详预感的墨色眸子。


「就是你,奈布。」


 


他因为这句话不由地后退一步,背却抵上了教堂冰凉的墙面。


杰克靠了过来,属于Alpha的侵略气息几乎令他避无可避。


「军方这次还真是好说话,二话不说就把你卖给了我,毕竟你『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喽啰』。」他刻意模仿着某个人的语气一般,而奈布只是咬住下唇,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那你又何必做如此不平等的交易。」


 


察觉出他想要逃跑的动作,杰克一伸手捉住他的腰,牢牢地将人固定在那儿。


男人另一只恶劣的手已灵活地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往下,去解行动服最上端的暗扣。


「你要做什么?」


奈布终于慌张起来,他想制止对方的动作,猛然变得强烈的Alpha信息素却令他脚下一滑,继而被杰克稳稳地接住。


 


「兴许我是想念你的身体了吧。」


 


 




→点♂我♂看♂教♂堂♂PLAY←




/  




打不开再试试这个










男人的声音忽地变高了。「奈布,你知道吗?这里可是一直有位朋友在做客呢。」


远远地,在夜幕的暗色掩映下,有什么随着他这句话有了一点动静。


 


奈布警觉地朝那里望过去,却见到了熟悉的训练服边角。


……原来军方还特地派了人过来监视,想必是为了确认任务的顺利完成。而杰克在这里标记他,也不过是刻意要做给军方的人看。


奈布几不可闻地轻叹道,「我这下是彻底没法回去了,对吗?」


 


「无所谓吧,奈布·萨贝达?」


杰克笑吟吟地望着他,像是他说了什么好笑的话。


「你真的觉得军人的荣耀——这种东西适合你?」


奈布直觉想要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可那声「军人的荣耀」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地盘旋,最终他也没能反驳出什么。


 


左手手心一凉,跟着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被塞了过来。


奈布惊讶地低头看去,居然是男人之前用过的那把消音手枪。


「我们就来赌这个。」


杰克的手伸过来整个地包裹住了他的,并一点点地抬起。


「你不想证明给他们看看吗?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决定?」


 


恶魔在他耳边劝诱着,随后缓缓松开了手,只留他一个人握着枪,停在半空的那只手不可自制地颤抖起来。


「你在发抖。」


身边的人还在说着显而易见的废话,像是还觉得做的不够,杰克抓住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抬起,按在了某个柔软温柔的地方。


奈布甚至可以感觉到那里一下一下的跃动,就和自己的一样。


「或者说你可以试试,朝我这里开一枪。」


 


男人好整以暇地等着这个结果,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恶劣而肆意。


「别怕,奈布。动手吧。」


 


Fin


 


后记:


R18部分链接放了两个,比较高清的一张图链还有微博文章(石墨挂的太快已经删除链接)图链尽可能弄得高清了(文件实在是太大了)……我试了一下现在都能打开。以及因为不希望微博招来一些奇怪的人所以设置了粉丝保护,所以如果选择第二个的话就麻烦看完受累点个取关了。




觉得续篇可行的时候大概是5k热的时候,没想到写完都9k了……谢谢大家的热情和鼓励,老实说一开始收到大量求后续的评论,我只觉得莫名其妙……后来就真的是被大家的热情所感动,一篇文打了Fin不是草率的,在我心里前篇依然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已经可以结束的故事,相应的要给它写续的话,也要是一个相对独立性很高的故事,所以我把时间点选在了四年后,也就是前篇奈布立志要夺得第一个十字勋章的时间点。PS:亚伯好惨,可谁让你是原创炮灰没有人权www


因为这篇写起来要比上一篇难度增加些许,也就希望剧情上要比前篇延伸的深,人物关系也得呈现出新的感觉。虽然是一鼓作气想到了这次的故事大纲,摆脱了画蛇添足的担忧,但这种尝试果然还是风险比较大,不敢再贸然加笔了w


这次的故事是一个open ending,奈布最后的选择任由各位去猜测。


之后想尝试别的故事,有一篇原酿已久的中篇连载正在琢磨着要不要梳理个大纲出来,到时有缘再见。



狍土土藤四郎:

人外杰大法好!错过了lof头像框我一定要蹭到这个B站头像框……虽然晚了一天但我还是肝出来了
看评论好像出问题了,加个链接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3523213

无期徒刑:

@犬嗣 老师的作品「恶役」画了一个短条

原作是alpha上校杰克 X omega新兵奈布

希望犬嗣老师喜欢!😤

原作看车车❤️传送http://aidiomok.lofter.com/post/1d0c0d68_12cde49d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作者自证未成年的地址点我,学生证上可以看出她刚满17,写文和寄礼物的时候都是16岁

由于评论的强烈要求,在此重点申明一个观点:

小众性癖创作请一定打好预警、并且不要打角色tag、文章放外链不直接贴

【all叶】因为烟引发的一场私奔?

01.
  最近兴欣对抽烟这事管的特别严。
  这可苦了叶修和魏琛两个大烟枪。
  每当叶修习惯性从口袋里掏烟却掏了个空时,叶修心里就贼鸡儿难受。
  这天,他终于抑制不住身体里那股想要抽烟的欲望。
  他拍了拍魏琛的肩膀。
“老魏。”
“我们私奔吧。”魏琛被叶修认真的神情吓了一跳,心想老夫的春天终于来了啊卧槽。
“我们去游遍天下的烟酒店。”
“你意下如何?”
“卧槽你别告诉老夫咱俩就是去过烟瘾的。”
   叶修挑了挑眉。
“不然呢,我找你干嘛。”
   魏琛觉得春天来了绝对是他妈的放屁。